江蘇出土一古墓,一連死了4個盜墓賊,專家:保護文物的時候到了

江蘇出土一古墓,一連死了4個盜墓賊,專家:保護文物的時候到了

2009年,為了盜墓,江蘇一連死了4個盜墓賊。這一消息很快就引起了,當地公安機關和文物保護單位的注意。於是,一場針對大雲山漢墓的搶救性發掘,很快就推上了進程。

工作人員在現場,找到了一個奇特的盜洞,這個盜洞呈「L」型。它並是不是直接通向墓室的,而是先向下挖十幾米,然後再橫著挖十幾米,最終通向墓室。工作人員發現,這個盜洞通向的是一個水塘的正下方。這個位於大雲山山頂的水塘,是傳統意義上的風水寶地,也被稱為「龍塘」。也就是說,大雲山漢墓,位於水塘的正下方,更讓人驚嘆的是,這伙盜墓賊居然還找到了。

隨著發掘工作的進展,一座地下宮殿浮出水面,大雲山漢墓的規格之高,遠超人們的預期。金縷玉衣、黃腸題湊、玉棺,這至少是一座漢代諸侯王墓。金縷玉衣全國出土8件,大雲山漢墓有;黃腸題湊全國出土14座,大雲山漢墓有;玉棺全國2件,大雲山漢墓也有。除此之外,編鐘、金銀器、玉器、青銅鼎、陶瓷、樂器、瑪瑙,這裡是應有盡有。它就像一座地下王宮一般,配備著完善的禮樂器具、生活用品、觀賞品、奢侈品,陪葬品滿目琳琅,其價值不可估量。

除此之外,大雲山漢墓中,還有著完備的武器庫,真實地還原了漢代兵器製作工藝。長矛、刀劍、長槍、戟、弓箭、弩機、盾牌、鎧甲、羽箭,這些古兵器,雖然埋藏在地下上千年,但是不難看出其製作工藝之精湛。尖銳的長矛、帶著血槽的箭矢、質地堅硬的鎧甲,無一不是冷兵器時代的瑰寶。除了這些傳統意義上的兵器,大雲山漢墓,還有一種失傳已久的古兵器。

它是一種叫做銅鈹的長兵器,銅鈹有著長長的木柄,尖端卻開雙刃,與長刀完全不同。銅鈹可以用來,刺殺敵人,也可以砍殺敵人,殺傷力極強,但對製作工藝要求較高。在漢代中期之後,逐漸消亡,鑄造工藝失傳。最大的可能是,鐵器取代了青銅器,鐵製品打造成精細地雙刃銅鈹,容易折斷。而且,在橫砍對抗中,性能不如更加厚重的大刀,因此逐漸被淘汰。

完備的禮樂器具、生活用品、奢侈品、兵器庫,這座地下的宮殿,究竟是為何人所準備?墓中出土的「江都」印章,將墓主人指向了漢代江都王。而西漢江都王,只傳了兩代。第二代江都王劉建,與淮南王反叛有牽連,是畏罪自殺的,根本沒有時間修建如此完備的陵墓,這隻可能是第一代江都王劉非的墓葬。

劉非是漢景帝與程姬之子,漢武帝同父異母的哥哥。關於程姬還有一段趣聞:有一次漢景帝喝醉了酒,想要臨幸程姬,不巧的是程姬來了月事。於是,就將侍女唐兒打扮了一番,與漢景帝共宿,生下一子名為劉發。而後來的漢室中興之主,漢光武帝劉秀,正是劉發之後。陰差陽錯下,程姬的月事,不經意間改變了漢朝的命運,這也是「程姬之疾」的由來。

在劉非15歲那年,天下震動的「七國之亂」爆發了,吳王劉濞等諸侯王,對西漢中央的削藩政策,進行了最激烈的反抗。15歲的劉非,力大無窮,喜歡招攬四方豪傑之士,主動向漢景帝請命,征討吳王劉濞。此一戰中,劉非作戰英勇,在周亞夫平定「七國之亂」後,受封江都王。並在41歲時,走到了生命的盡頭,而這座宏偉的大雲山漢墓,就是江都王劉非的棲身之所。

這座大雲山漢墓,在唐宋時期,也曾多次被盜。之後,由於地質運動,墓穴上方形成了一個大水塘,也就是「龍塘」,保護了大雲山漢墓。直到那伙盜墓賊的光顧,和4名盜墓賊的死亡,使得大雲山漢墓,推上了發掘的進程。那一件件青銅器、古兵器、編鐘、陶瓷製品、金銀器,用獨特的紋理和印記,向人們訴說著一段段塵封的記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