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推銷員的前塵往事:銷售半生,卻早早銷毀了愛情

一位推銷員的前塵往事:銷售半生,卻早早銷毀了愛情

推銷員渺麗是我私交甚厚的大姐,可以無拘無束談論私生活的那種。在個人情感方面,她敢說真話,說心裡話。聽她講年輕時的婚戀故事,如同隨她步入晨光中緩緩流淌的小溪,在霧氣氤氳、如夢似幻中傾聽前塵往事。

01

我的老家在離城區幾十里的農村。1990年,我高中畢業後踏上社會,到城區一家村辦工廠上班。

那是那個剛剛富起來的村子的龍頭企業,村子裡的頭頭腦腦的兒女大多數在那裡上班。只一年的時間,我就跟一幫年輕人熟悉了。其中有兩個人總愛有事無事的找我說話,一個是村支書的小兒子齊,一個是村長的獨生子唐。

齊的家裡住的是樓房,臨街,很漂亮,我們上下班的時候可以看得到。所以矮墩墩、胖哈哈的齊,總是一副很自信的樣子。

同事們都知道齊喜歡開玩笑,但他當眾開我的玩笑,卻沒有人認為他在開玩笑。

我記得那是個悶熱的下午,快下班了,工人們站到院子里喘口氣,我也在場,齊走到我面前,說,渺麗,今晚上我請你看電影,你去吧?

我只道是他在說著玩,就順著他的話問,演什麼電影?齊故作神秘地湊到我耳邊,大聲說,演「我—愛—你」。

我正納悶,哪裡有叫這名字的電影呢?只聽周圍的人嘻嘻笑起來,有一個人跳到齊的面前叫道,好傢夥,真有你的!

我這才回過神來,感到很難為情。我抬腿就走,無意間瞥到站在一旁的唐,他正似笑非笑地看著我。

過了兩天,我的一個要好的女友問我,廠里有人說你在和齊談戀愛,真的嗎?我反問她,你認為有可能嗎?女友說,要說齊雖然是矮了些,人還是不錯的,再說,就他那家庭條件,你要是跟了他,還愁以後過得不舒坦嗎?你大老遠跑到這裡來上班,圖個啥呀。

我說,你要是願意,就跟他好了。氣得女友擰了我兩把。

02

說心裡話,在齊和唐之間,我比較欣賞的是唐,唐高高的個子,看上去很文雅,並且讀完了高中。唐在廠里干供銷,自己會開車。

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廠里臨時安排我跟唐一起到鄰縣去送一車貨。唐開的是老式貨車,車況不太好。

回來的時候已是晚上,不知是汽車電瓶的原因還是線路的原因,所有的車燈都不亮了。

唐把車靠到路邊,抽出一支煙點上,說,定定神再走。

那地段處城郊,遠處街燈閃爍,近處一片漆黑,晚風很涼,出門時穿的衣服無法抵擋風寒。

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,忍不住瑟瑟發抖。

我默不作聲。唐或許是感覺到了,他脫下自己的茄克服讓我穿上,我不穿,他非讓我穿,很倔強。

駕駛室里也是漆黑,我看不清他的臉面,只見煙頭在一明一暗的閃爍。我聽到他安慰我說,不用怕,今晚我不會把你擱在路上。

黑暗中的唐沉穩得像個大男人,而實際上他比我還小一歲。唐囑咐我他要摸黑開車了,要我幫他看著路上的行人。

我把臉幾乎貼在車窗的玻璃上,眨巴著眼睛搜索路上的行人。我們總算安全地回到廠里。這次小小的共患難讓我感覺到我與唐之間的默契。

平常日里,唐還是表現出一些孩子氣。他會從口袋裡掏出兩顆糖來,放到我的辦公桌上,說,嘗嘗硬邦邦的高梁飴,放冰箱里一凍就成這樣子了。

漸漸地,我覺得有了一份牽掛。唐經常出差,我就常常盼望他早些回來,並且,每次看到他出現在廠區的時候,我會忍不住朝他笑,我看到他也是笑意盈盈的樣子,我感覺那種笑是發自內心的,不受主觀意識的控制。

那是一段非常清純的日子,互相牽掛而不需要任何承諾。

03

好景不長,我沒想到有一位眼尖、好事的大姐在沒有徵求我意見的情況下,就跑到唐的家裡去跟他父母說合我與唐的事情去了。

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心無城府的齊已經跟他的父母說他看上了渺麗,而齊的母親閑聊時又把這事說給了唐的母親。礙於書記家的面子,加上「女大一,窮到底」的說辭,唐的母親堅決不同意唐繼續與我來往。

其實我們還沒來的及有什麼具體的來往。因為好事的大姐把一層窗戶紙給挑破了,我們彼此間的戀戀不捨才暴露無遺。

唐第一次騎自行車陪我走那麼長的路,那是我回家的路。唐告訴我,他母親的態度很堅決,沒有商量的餘地,她患有很嚴重的心臟病,做兒子的不敢惹她生氣。

我讓唐在半道上停住,不用他送了。當時大路上塵土飛揚,雲山霧罩的,我感覺就像走到了世界末日。

我在26歲時結婚,離開了那家村辦工廠。那年頭人們的思想比較守舊,姑娘大了沒有對象會被人議論,年齡大了不結婚會被人看成是不正常。

說心裡話,在唐之後我沒有遇到真正讓我心動的男人。我的對象老實、憨厚,沒有特別令人喜歡的地方,也不太令人討厭。那就湊合著吧。

04

我與對象之間很少溝通,我不知道他心裡的事,他不知道我心裡的事。他當然不知道我是為結婚而結婚,我在感情方面很執著。

他是個內向的人,感情不外露,讓人覺得很原始,一點也不浪漫。跟他在一起,我心裡沒有熱情,更談不上慾望。新婚之夜,唯一能讓我覺得有點意思的是,他比較聽話。

那時我對他說,刷牙去,至少刷5遍。我說這話雖然有些開玩笑的意思,實際上也有些嫌他平時不太講衛生。一會兒,他回來了,對我說,刷了2遍,很甘心的樣子。

因為工作的緣故,他經常喝酒,酒味很大。這樣的時候,他就很難湊近我,我用兩隻胳膊擋住臉,阻擋他的進攻。後來,竟成了條件反射,在他一湊近我的時候,我就習慣性的用胳膊擋他,不管他喝酒還是不喝酒。

時間長了,他受不了了,他喝上酒,借酒發瘋,抓起一隻玻璃杯,啪,摔了,嘴裡吼我,叫你清高!接著,又一隻,啪,叫你清高!

我不發火,也不叫屈,心裡話,你就摔吧,摔得有道理,要是我碰上個混賬男人,不挨揍才怪呢。

再後來,他就不摔杯子了,摔了還得他買,他慢慢地適應我了,我除了履行做妻子的義務,拿不出一星半點熱情給他。其實我覺得自己並非冷漠之人,我有許多的熱情被悶在心裡,卻找不到一個出發點,我找不到一個可以傾注我的熱情的人。

05

事情就是那樣的出人意料。前幾年,我到一家公司應聘,做營銷人員。因為業務開展地比較出色,業務經理帶我去見總經理。

一見到那位總經理我傻眼了。真是山不轉水轉,水不轉人轉,那位總經理你道是誰,他竟然會是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唐。

唐比原先魁梧了許多,有一種成熟男人的風度。我心中升起一股酸澀,就是他那種舉手投足間的情致,讓我迷失多年,我把日子過得清湯寡淡,他活得看起來可是很滋潤,我又何苦來著?

唐很熱情地跟我握手寒喧,這個在很多年以前在我們眼裡很神聖很美好、卻不曾試過的動作,這時候只是一個禮節。

我寧願沒有這個禮節,寧願保留一種遠距離的魅力、一種意象中的完美。

唐給我的感覺是他對我並不生疏,他開門見山地對我說,我可以把你調到辦公室里工作。

我說,我還是比較適合做營銷,最大的好處是時間和精力可以由自己支配。

那好吧,不過你可不要太自由支配了,抽些時間多參加一些朋友的聚會,換換氣氛。唐這樣說。

從那以後,有些同學、朋友的聚會,唐就叫我一起去,他是以朋友的身份邀請我參加的,並不是一位總經理對員工的態度。

儘管如些,我心裡還是有些不平衡,要說人不在乎自己的身份那是假的,有時我就找理由推辭,不參加聚會,唐不能勉強我,他有些失望的樣子。

06

應該說他是個很有活力、很有感染力的人,不論是在茶樓還是在歌舞廳,總有女人主動跟他跳舞、與他一起唱歌。

這時,我就會感到心裡不自在、有一種若有所失的感覺。我平生第一次感覺到醋意,我嫉妒那些接近唐的女人。

我意識到唐的形象其實是我多年來的一筆精神財富,如同私有財產。大多數時候唐會顧及到我的存在,一有機會就邀請我跳舞,我跳的不好,是他帶我跳,這本是很友好、很文明的活動,但我不敢跟他跳得時間太長,我怕控制不了自己。

跟他一起跳舞,我感覺我就在他的掌握之中,他的掌心是潮熱的,他眼中的熱情,我能讀懂。我心中就有一種多年沉澱下來的酸楚涌動起來,上升到眼裡,成了淚水。

我曾在心裡對自己說,想淚流滿面就淚流滿面吧,但我最終沒有。

我不願把自己暴露的太多。但他卻一不小心把自己暴露無遺了。那是一次好友之間的聚會,因為高興,我們都多喝了一些酒,晚上九點多,他堅持要親自開車把我送回家。

在一個沒有路燈的岔路口,他把車停住了,對我說,我們說一會兒話,好嗎?當時我的頭有些暈,並且隱隱作痛。我不吱聲,默許了。

我相信他知道我不會反對,我的心事逃不過他的眼睛。我把頭靠在坐椅的背上,閉上眼睛,昏昏然好想睡一小覺。但頭腦還是基本清醒的,我不想說話,只想聽他說。

07

靜寂中他抓住了我的手,他的手是溫軟的,有些稍稍用力。自尊心促使我企圖把手抽出來,他握得更緊。他整個人朝我靠過來,冷不丁用嘴含住了我的耳朵。痒痒的,讓人受不了。

他的舉動沒有鋪墊沒有理由,應該說是很唐突的,但我竟然沒有一點反感,好象我一直在等待這種情感的體驗,等了多年。我的不語似乎鼓舞了他,他的嘴巴親在我的腮上,然後,貼在我的嘴唇上。

這是我平生心甘情願的第一個吻。但它來的太遲了。我聽到他粗重的喘息聲,他攬住我的胳膊,輕聲說,我感到很難受。

說實話,那一刻,我對他也懷著很深的渴望,我想牢牢地抱住他,不想鬆開。但這算怎麼一回事呢,我心裡同時油然升起一種悲哀。

畢竟事過境遷、物是人非了,十幾年前我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,現在我們雖然可以臨時掌握自己,但是我們掌握不了現實。

我用力推開他,連聲說,這樣不好,不好,真的不好。

唐說,有什麼不好,我的心意難道你不了解?你知道我覺得我最大的失敗是什麼,就是我錯過了你,十幾年前我們不能走到一起,是因為不可抗拒的因素,你怨我嗎?

我看不清他的臉色,只聽到他顫抖的聲音:

人說是忠孝不能兩全,你說我能只為了對你忠誠而不顧惜我媽的身體嗎?我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,誰會想到有一天你會忽然到我公司來了呢?每次看到你,我心裡就很難過,你本來就應該是屬於我的,這輩子得不到你,我算白活了。

他更緊地抱住我,開始掀我的衣襟。我狠勁地抓住他的手,急促地說,別,別這樣,明天再見面我們會很不好意思,除非——,除非什麼?

他打斷了我,你想要什麼,儘管說,只要我能辦到的,我一定全力以赴,我可以發誓。

天啊,他竟然問我想要什麼,完了。我感到屈辱。開始翻胃。我對他說,是酒喝多了,我想吐,快吐到你車上了,我必須馬上下車。

我很堅決地甩開他的手,順著漆黑的路往家裡走,我已經淚流滿面了。

08

過了兩天,我找理由離開了唐的公司。唐接二連三地打電話找我,我隨即換了電話號碼,搬了新的住處,斷絕了與他的一切聯繫。那天晚上我原本想說的話是,除非——我離開你的公司,但他沒有讓我說出來。

接下來我到了一家外地人創建的公司,繼續做我的推銷。有時我會在心裡默默地詠唱那幾句歌詞:莫笑我是多情種,莫以成敗論英雄,人的遭遇本不同,但有豪情壯志在我胸。

最後一句我不敢苟同,我本身並沒有什麼豪情壯志,但我很喜歡前三句。做推銷員很辛苦,在一般人看來,不是很體面。

我做業務最深的體驗是,面對壓力,學會默默承受。在做業務的過程中,有的人拒絕我,有的人接受我,有的人笑臉迎我,有的人白眼瞪我,不管我的遭遇如何,我會感謝所有與我打過交道的人,是他們讓我更深地體驗了人情冷暖,提高了我的自控力與抗打擊力。

我可以感受到一些同齡人賞識的目光,其中不乏優秀的男性,他們友好的態度讓我感到自尊、自信。我覺得人與人之間原本有一些美好的東西值得好好珍惜。

許多年過去,我仍然是一個自由推銷人,日子過得平庸,心裡也趨向平淡,或許生活本來就是這樣,把它當成一場遊戲一場夢又何妨。也曾熱情高漲,也曾陷入迷茫,最重要的是不曾丟失自己。